儿子们信誓旦旦说会照顾父亲,留下的手机号码却是... 一个医

医院大小事(Getty Images) 

他是一位胸腔科医师,人生观是〝无常往往比明天先到,每天都是最后一天〞。让我们来看看他遇到的病患故事——


看了一整天门诊,当累坏的我準备下班时,电话又响起:〝医师,有病患要加挂你的门诊。〞
〝不是已经过了挂号时间吗?〞
〝可是他的家人说,今天一定要找到你。〞
我有点无奈:〝好吧,挂进来。〞心想既来之则安之。看电脑萤幕显示,78岁的病患是初诊。等了约5分钟,敲门进来的却是两名中年男子。

一坐下来弟弟就说:〝病患是我们的爸爸。医师,这是他的病历摘要纪录。〞
接着哥哥也开口道:〝爸爸目前仍在加护病房,身上插满了管子,已住了两个星期。医生说,他活不过这一、两个星期了。〞
我详细看了资料,由于肺炎引起败血症而导致呼吸、肾和肝功能衰竭... 他们所言不假,真的太严重了。
我说:〝嗯,他应在加护病房继续治疗。〞
只见两个儿子互望一下,我就说:〝有什幺话可以直说,不用担心,老实说出来我不会介意。〞

〝医师,我们想转院到这里治疗。〞
〝为什幺不在医学中心持续治疗呢?〞
〝爸爸在那里的状况愈来愈差。〞
〝你们的父亲多重器官衰竭,我想不管在哪里治疗,病情可能都是一样严重。需要我怎幺帮忙?〞
〝医师,我们家就在医院附近,想转院回来就近照顾。〞
〝可以了解你们的用心。〞
〝医师,如果转过来这里,我们不想再让他住进加护病房。〞
我惊讶道:〝病情这幺严重,为什幺不住加护病房呢?〞
〝我们和妈妈讨论过,住加护病房有固定探病时间,要看爸爸时间短又不方便,可以让他住一般病房吗?〞
哥哥点头证实,并表示会签拒绝急救同意书。
我笑说:〝你们来之前想必已计画好,而且问清楚细节了,才会这幺了解我们医院的流程。如果真的确定要转来,明天早上可以转院到本院急诊,我会交代急诊医师。〞

等他们离开,护士问我:〝为什幺你会想收这个病人?〞
〝只要家人有共识,我还是要全力以赴,这是医学伦理强调的行善原则。〞
护士似懂非懂,疑惑的说:〝医学伦理?〞
我笑着解释一番,她才说:〝你是好医师。〞
我也回:〝你是好护士。〞
〝怎幺说?〞
〝我行医很久,从来没有护理人员和我讨论过医学伦理这件事。〞
护士说:〝也许大家都没空呀~〞
我苦笑着说:〝也许吧。〞

隔天78岁的老伯伯转进我的病房。他意识不清楚,身上有尿管、鼻胃管、又有胸管。
我询问助理:〝伯伯的儿子呢?〞
〝他们把爸爸送来急诊后,签完放弃急救同意书,就说有事先走了。〞
〝明天可以叫他们来一下吗?〞
〝好的。〞

隔天再次巡房,还是没看到家属,我回头问护理师,她说:〝打过电话,可是手机号码都是空号。〞
我问:〝家里有没有电话?〞
〝有打过去时接听的是阿嬷,她有重听,听不懂我们说什幺。〞

过了3天,我看老伯伯的胸管需要换置,否则感染与气胸会更严重,需要告知他的儿子们,也得签同意书,但是却找不到人。他开始发烧了,呼吸急促,如果不马上换,病情会加重。所以我决定马上换置胸管,护理师问:〝要找儿子来签同意书吗?〞
我说:〝已经找了3天都找不到,再下去伯伯会严重感染,我想及早救他。〞
护理师说:〝可是他们已签好放弃急救同意书。〞
〝放弃急救,不是放弃治疗,更不是放弃生命,身为医护人员要清楚这些,更何况我知道现在如果不马上换胸管,病人会很快死亡。〞

经过大家〝默默〞抢救伯伯的生命后,到了第6天,他的意识已经清楚了。而所谓〝默默〞,是因为找不到家人来告知病情,我们只好告知社工来协助。虽然如此,大家看着伯伯的状况一天比一天好,都很替他高兴。

14天后,终于见到两个儿子,也是我第一次在病房见到他们。之前他们在门诊时堆在脸上的笑容已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毫不容气的质问:〝为什幺叫警察到我家来?〞
我一听就知道是因为社工找不到他们,伯伯又要準备出院,才报警协寻找家人。
我说:〝伯伯的病情已有好转,要告知家属,但又找不到其他家人,只好麻烦你们了。〞
哥哥气沖沖的说:〝我老爸为什幺还活着?当初不是说没救了吗?我们不是签了放弃急救同意书吗?〞
我说:〝放弃急救不是放弃治疗,更不是放弃生命。伯伯的病情经过治疗已经有起色,从意识昏迷到清醒,他也吵着想回家,所以请你们来谈如果在家后续照顾,看看有哪些方面需要协助。〞
弟弟眼神不屑,瞪着我说:〝知道了。哥,我们走!〞
走了一半,哥哥回头看我说:〝3天后,我们带他出院。〞我也只好点头。
护理师在我身旁小声询问:〝你会再相信他们的话吗?〞我默默无言。

3天后,真的有人来接伯伯回家。
再过六个月,我接到法院来函询问,伯伯住院的两星期是否真的住院?是否意识不清楚?因为在那段期间,有人用他的身分证开了人头帐户。

我依然默默无言,内心却不胜唏嘘......

来源:天下杂誌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